当前位置:gubaby.com国学红楼梦中王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?金钏之死跟她有关吗?
红楼梦中王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?金钏之死跟她有关吗?
2022-12-01

王夫人是红楼梦》中的主要人物之一,荣国府掌权管事的家长之一。这是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准备了文章,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!

王夫人是《红楼梦》中一个颇受争议的人物,虽然曹雪芹笔下很少有脸谱化的“坏人”,但架不住读者自有主观评价,一致给王夫人冠上了“蛇蝎心肠”的骂名——她先后撵金钏、逐晴雯,直接导致了这两个丫环的逝世悲剧。

笔者私认为,站在客观角度来考量王夫人这个人物,她的确有撒谎成性的缺点,但不足以称她是蛇蝎心肠、杀人不眨眼之毒妇,纵观《红楼梦》全书,若不用苛责的视角,王夫人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好人!

我们不妨就以读者最无法接受的金钏之死为切入点,进行掰开揉碎式的分析——金钏的悲剧命运真的是王夫人造成的吗?

金钏被撵,是因为她趁着王夫人午睡,抱着侥幸心理主动和贾宝玉调情,被假寐的王夫人听到,一气之下将金钏撵了出去:

宝玉上来便拉着手,悄悄的笑道:“我明日和太太讨你,咱们在一处罢。”金钏不答。宝玉又道:“不然,等太太醒了,我就讨。”金钏儿睁开眼,将宝玉一推,笑道:“你忙什么!‘金簪子掉在井里头’,有你的只是你的,连这句话语也不明白?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,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、彩云去。”宝玉道:“凭他怎么去罢。我只守着你。”只见王夫人翻身起来,照金钏儿脸上就打了个嘴巴子......——第30回

若是细究金钏被撵的责任,金钏自己负主要责任,贾宝玉负次要责任,王夫人一点儿责任也没有,为何?

王夫人并没有大家想得那么苛刻迂腐,她处于假寐的状态,从头到尾听完了贾宝玉、金钏两人的全部对话,即便贾宝玉说出“我明日和太太讨你”这样露骨的话,王夫人都没有发怒,为啥?

一方面,贾宝玉将来迟早要纳妾,这是豪门贵族的常事,贾宝玉的话说得虽然露骨,但到底没有逾矩太深;另一方面,贾宝玉从小就是个混世魔王,喜欢在女孩中厮混,尤其喜欢说这些离经叛道的疯话、痴话,王夫人对这个儿子的性情习以为常了。

王夫人已经足够宽容了,可架不住金钏的话触碰到了王夫人的底线:你忙什么!‘金簪子掉在井里头’,有你的只是你的,连这句话语也不明白?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,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、彩云去。

金钏前面的话没问题,只是附和了贾宝玉先前的话,导火索在于金钏后面的那句“我告诉你个巧宗儿,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、彩云去”——金钏在诱导贾宝玉往下流路线上走,她让贾宝玉去抓贾环、彩云的奸!

王夫人对贾宝玉的期望是:好好读书,将来要么立足官场,要么委身经济之道,总之要走向正途。眼下金钏当着自己的面,明目张胆地诱导贾宝玉往歪路上走,王夫人如何能忍受?别说王夫人,就是换成一向仁慈和蔼的贾母,恐怕也要当场发飙了。

所以,金钏的被撵一点儿也不冤枉,为母则刚,不管把谁放在王夫人的位置上,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。

包括后面的晴雯,也是如此,晴雯为人太过嚣张跋扈,动辄打骂丫环,跟大观园的婆子互怼,这才遭到了众人的诽谤,王夫人自己也很不喜欢晴雯的为人,《红楼梦》第74回这般记载王夫人对晴雯的第一印象:

王夫人听了这话,猛然触动往事,便问凤姐道:“上次我们跟了老太太进园逛去,有一个水蛇腰,削肩膀,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,正在那里骂小丫头,我的心里很看不上那狂样子。”——第74回

王夫人第一次见到晴雯,就目睹了她的目中无人,在大观园中恣意妄为,横行霸道,动不动就打骂小丫环,事实上,这确实是晴雯性情的弊病,纵览整个大观园,谁没有被晴雯怼过、骂过,就连同在怡红院的袭人、麝月、秋纹都被曾晴雯冷嘲热讽,更何况其他下人。

如果你是一个母亲,给儿子安排了一个保姆,结果你偶然发现这个保姆动辄蛮不讲理地打骂别人,一副自己高高在上,别人都是低贱物种的样子,你会放心将儿子交给她照顾吗?晴雯的被逐,最应该反思的恰恰是她自己。

从做事上说,王夫人几乎没干过伤天害理的坏事,甚至很是善良。比如刘姥姥进大观园,临走时只有王夫人一个人赠送了刘姥姥整整一百两银子,让她做点小生意,以后别求亲告友的。

按照刘姥姥自述“一年花销二十两”,这一百两足够刘姥姥家五年的开销,而王夫人本人一个月的分例只不过二十两而已!站在刘姥姥的视角,面对王夫人的慷慨解囊,在她心中王夫人恐怕是观音菩萨一般的存在。

第32回“含耻辱情烈死金钏”,王夫人听闻金钏跳井自尽的消息后,一个人暗自流泪,并赠送金钏家人五十两银子,又专门寻来宝钗的几件新衣裳,帮助金钏家出殡,还将金钏的工资给了她妹妹玉钏......

立足封建时代背景,王夫人完全不需要这么好心对待金钏家人,毕竟金钏犯错在先,跳井自尽也是她自己的决定,这些细节都是装不出来的,作为主子的王夫人也没必要装,她的内心终究是善良的。

王夫人只有一个实实在在的缺点——做事深通权术,为人撒谎成性,这是笔者唯一厌恶王夫人的地方。

第34回“情中情因情感妹妹”,前因贾宝玉被贾政笞挞,卧病在床,袭人亲自来向王夫人汇报伤情,期间王夫人曾以权术之心忖度袭人,想从她口中套出何人告密贾政:

袭人答应着,方要走时,王夫人又叫:“站着,我想起一句话来问你。”袭人忙又回来。王夫人见房内无人,便问道:“我恍惚听见今儿宝玉挨打,是环儿在老爷跟前说了什么话。你可听见这个了?你要听见,告诉我听了,我也不吵出来叫人知道是你说的。”袭人道:“我倒没听见这个话。”——第34回

笔者个人极度讨厌王夫人的这种做法,放在今天,就好比领导突然找底下人谈话:你告诉我办公室哪些人平常偷懒,工作不积极,偷说我坏话,你告诉我,我保证不让别人知道是你说的。

王夫人的这种心术跟她的生长环境有很大关系,王夫人出身金陵四大家族中的权宦之家王家,从小接触这些人心算计、尔虞我诈,导致她为人做事缺乏真诚,喜欢试探,包括她的内侄女王熙凤,也有类似这样的问题——做事喜欢弯弯绕,搞心理战。

譬如第32回,金钏跳井自尽,薛宝钗听到这个消息后,担心姨妈王夫人会伤心难过,于是前来探望王夫人,可王夫人面对自己的亲外甥女也不肯说出实情,而是反复试探宝钗是否知道“金钏之死”的背后真相:

却说宝钗来至王夫人处,只见鸦雀无闻,独有王夫人在里间房内坐着垂泪......王夫人点头哭道:“你可听说一桩奇事,金钏忽然跳井死了。”宝钗见说,道:“怎么好好的投井,这也奇了。”王夫人道:“原是前儿她弄坏我一样东西,我一时生气,打了她几下,撵了她出去。我只说气她两天,还叫她上来,谁知她气性这么大,就投井死了,岂不是我的罪过。”——第32回

再有第36回“绣鸳鸯梦兆绛云轩”,王夫人内定袭人为贾宝玉未来的准姨娘,并从自己的分例内每月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作为袭人的姨娘月例——这等于说,袭人成了王夫人的人。

可问题在于,袭人是贾母的丫环,只不过贾母“借”去怡红院照顾贾宝玉,袭人的每月工资发放一直是在贾母编制内,按理来说,王夫人“挖走”袭人,应该跟贾母说一声,可王夫人专门叮嘱袭人:又叫她(袭人)与王夫人叩头,且不必去见贾母,到把袭人不好意思的了不得。(第36回)

最令人反感的还是第78回“痴公子杜撰芙蓉诔”,彼时王夫人已经撵走了晴雯,而在向贾母解释为何要撵走晴雯时(晴雯原本是贾母的丫环),她前言不搭后语,谎话迭出。

王夫人欺骗贾母,称晴雯得了“女儿痨”,不得不将其送出去。因为王夫人知道,女儿痨是传染病,贾母就算心仪晴雯,也得为亲孙子贾宝玉的健康考虑,这等于变相逼迫贾母接受晴雯的离开;

其后,王夫人又称自己三年前就相准了晴雯,准备让她给贾宝玉当妾,但这两年发现晴雯品性不正,所以大不喜欢,改让袭人给宝玉做妾。而事实上,直到第74回“抄检大观园”,王夫人才第一次知道晴雯是谁,哪里来的留心了三年?

王夫人笑道:“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错,只怕她命里没造化,所以得了这个病。俗语又说,‘女大十八变’。况且是有本事的人,未免就有些调歪。老太太还有什么不曾经过的?三年前,我也就留心这件事。先只取中了她,我便留心冷眼看去,她色色虽比人强,只是不大沉重。若说沉重、知大礼,莫若袭人第一。”——第78回

这就是王夫人,她总是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,并且编出无数的谎言和借口,还是说这就是“当家妇女”的本来面貌?综上,王夫人这个形象并不是个脸谱化的人物,她身上既有可圈可点之处,也有为人低劣之举,而这,才是活生生的人。